联系我们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400-123-4567

邮箱:

admin@cd-make.com

新疆油田准噶尔盆地南缘地区油气勘探全记录之牛刀小试独山子

发布时间:2019-10-04 15:36 阅读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新疆油田准噶尔盆地南缘地区油气勘探全记录之牛刀小试独山子

  中新网兵团新闻9月23日电(刘亚峰)独山子油田是中国人最早触摸石油的地方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新疆油田人向准噶尔盆地南缘地区进行世纪南征的第一站。

  从科学意义上说,独山子油田的储量不大、产量不高、规模生产周期不长。但是,其政治意义是巨大的——

  独山子油田是在新疆发现并进行工业性钻探开采的第一个油气田,是新疆石油工业的摇篮。

1910年的乌苏市西湖镇北城墙。1902年,新疆布政使联魁在这里创设了劝工所,开采独山子石油。乔治·沃尼斯特·莫理循 摄 新疆油田供
1910年的乌苏市西湖镇北城墙。1902年,新疆布政使联魁在这里创设了劝工所,开采独山子石油。乔治·沃尼斯特·莫理循 摄 新疆油田供图

  (一)

  古时的乌苏人有靠山吃山的福气:点灯、润滑马车车轴这些事都不用花钱。要知道,十九世纪末期的新疆,买一根洋蜡需要半块银元,普通百姓根本消受不起。

  他们的“靠山”,就是离乌苏约莫20公里远的一座光秃秃的长条形土山。开始,大家把那座土山叫做“秃山子”,慢慢念白了,就念成了“独山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座土山上和它的周围,渐渐冒出了32个泉眼,这些泉眼涌出的东西,下面是有咸味的水,上面漂浮着一两厘米厚的、淡红色或深绿色的石油。

  附近的居民用葫芦做成的瓢来舀油。

  1897年,清政府新疆商务总局开始开采独山子的石油,所谓开采,仍然还是用瓢舀油,只不过收归国有、不让老百姓随便舀而已,并未形成工业性的规模化。

  1902年,新疆布政使联魁执政时期,实行新政,创办实业。他在乌苏城内设劝工所,创办劝工场,在独山子用土法提炼石油:将采得的石油放在锅内加热,分馏出看起来更透亮、烧起来冒烟少的油。

  可以说,1902年是独山子土法采油的开端之年。

  这样好的资源被如此落后的方式开采,自然引来了竞争者。

  1906年,俄国商人阔卡巴夫向清政府提出要商租独山子油田进行开发,但被清政府拒绝。

  1906年,新任的新疆布政使王树楠是一个现代工业的倡导者,因为他明白了清政府积弱受辱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现代工业极其落后。

  在他主编的《新疆图志·实业志》中,追述了新疆矿产丰富但历年经营失败的事实之后,叹息说:“新疆矿产之盛若此,而矿利之难若彼,其盛衰之由,不断可识哉。”

  他在失望之余,对独山子“溢满沟溪,遍地皆有”的石油,则寄予了莫大的希望,他说:“遍察南北诸矿,惟石油之富,利擅五洲” ,并提出:“筑铁路以便运输,立公司以厚资本,运机器以省人力,设专科以储矿材。”

  在王树楠的倡议下,新疆当局决定采集油样到国外化验。

  1907年,邬铭魁做为新疆商务总局总办,派人采集独山子、安集海、博罗通古、卡子湾、黑油山和库车等地的油样及将军沟的石蜡样去俄国化验。

  经分别蒸馏化验分析,认为独山子的油品性质最好,轻质油收率为60%,“足与美洲之产相抗衡”。

  这样的化验结果,增强了清政府开办油矿的信心。随即,清政府准备进一步开采独山子的石油。

  1909年,清政府拨款30万两银子,从俄国购进挖油机(顿钻钻机)和提油机(炼油装置)各一套。提油机安放到迪化(乌鲁木齐)的新疆省工艺厂。挖油机运到独山子,用顿钻的方式开掘了第一口油井——

  “深至七八丈(约22米-25米),井内声如波涛,油气蒸腾,直涌而出,以火燃之,焰高数尺。”这就是史料上记载的独山子、也是新疆用机器打出的第一口油井。

  但即将土崩瓦解的清政府财力不足,打完这第一口井之后,再没继续钻探,此后,仍然采用瓢舀式的土法采油。

  总结一下清政府开采独山子油气田的成绩——

  据《续修乌苏县志》记载:“独山子石油厂,宣统元年(1909年)开办,现接续开采,原产品年出五千斤,价额九百元,用土法开采,运至省城制炼”。

1936年,独山子的原油被驴车拉到安集海炼油厂。阿迪力 绘 新疆油田供图
1936年,独山子的原油被驴车拉到安集海炼油厂。阿迪力 绘 新疆油田供图

  (二)

  1912年,杨增新任中华民国新疆督军,执政新疆。

  他看到俄国输入新疆的石油数量增加很快,而且油价不断上涨,就考虑抵制俄油,维护中国权益。

  1913年,新疆矿务局成立,杨增新任命邬铭魁为总办,恢复新疆省工艺厂的炼油生产。同时改革采油办法,将采油由官办改为招商承包。商民承包后,雇工在独山子等地开采,运到省城交售。

  这种管理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独山子油田石油生产力的发展。

  比较典型的是商人余兆龙,他因为开采石油,一年向政府缴纳“官厅银”二百两,日产油达到35公斤。

  当时,在独山子是用开采煤矿的方式挖井采油。

  其方法是先在山坡上挖一条横洞,然后在洞内挖若干个两米多深的竖井,吊桶或吊人下去撇油。这样的钻采方式,能够达到夏季日产原油五六百斤,冬季70多斤。

  对于独山子油田的开发,尽管在管理方式上改善了,但从技术角度说,仍然属于土法开采石油,没有现代工业的气息,这种开采石油的方法一直延续了近20年。

  有人估计,土法采油时期,独山子共采出原油约100吨左右。

1950年,高劲夫在寻找褐煤的路途上遇到狂风。 阿迪力 绘 新疆油田供图
1950年,高劲夫在寻找褐煤的路途上遇到狂风。 阿迪力 绘 新疆油田供图

  (三)

  1932年,新疆省主席金树仁力图采取先进工业方法开采独山子油田的石油。他联系到德国的西门子公司,打算合作。

  西门子公司派了工程师考察,并将独山子原油样带回国内进行化验,但再也没有结果。

  1934年,因迪化距独山子比较远,原油运输极不方便,于是,新疆省政府就将宣统皇帝买的提油机迁至独山子附近的安集海,在独山子设立采油站,土法开采石油,将原油装入大桶,用马车拉运到“安集海炼油厂”提炼。

  1934年9月份,“安集海炼油厂”开炉试炼成功,炼出了汽油和煤油。采油工作也有起色,原油产量的增加居然导致炼锅容积和处理量不足了。

  于是厂长张鸣璠携带油品到省府,一是报捷,二是请政府拨给经费,增加设备,进行扩建。

  当时,把持新疆政权的军阀盛世才正在忙于求助苏联、清除异己、稳定政权,所以,张鸣璠的请求一直没有回音。

  资金匮乏的张鸣璠终于熬不住了,无法维持生产。他和其他管理技术人员相继离职,生产处于时开时停的状态。

  1936年,苏联政府从自身利益出发,认为扶持盛世才有助于苏联在新疆的利益,于是,开始了和盛世才在新疆石油工业方面的“蜜月期”。

  1936年4月,新疆省政府与苏联政府联合组成“独山子石油考查团”,8月又改称“独山子石油考查厂”,戴润博任厂长。10月,安集海炼油厂撤消,其设备和人员与独山子石油考查厂合并,成立新疆省政府与苏联政府合营的独山子炼油厂。

  炼油厂的业务范围除炼油外,还包括地质调查、钻井、采油。

  说是合营,实际上双方也没有签订任何正式的合同或协议,没有供双方遵循的章程或文件。

  中方由省主席和边防督办任命厂长,新苏合营的8年间,先后曾任命边燮清、孙镇甫、赵国元、王华阁、文自璇等五位厂长。

  苏方由苏联政府委派总工程师,先后派拉木则斯和聂列亭任总工程师。

  厂长和总工程师的职权没有人给明确划分,所有厂内重要事务,均由总工程师经手,总工程师总揽生产、技术、计划、财务、人事、销售大权。全厂重要职员、工匠等均由总工程师招雇,事后,有时向厂长通报,有时就不通报。

  而厂长只负责行政管理工作,主要是筹建房屋,使人有地方可住;购买粮食,使人有饭可吃;购买零碎家具及向县政府接洽等等。

  至于中苏双方员工的待遇,相差非常悬殊,极不平等,明显歧视中方——

  苏方普通员工月工资几百元,而中方员工月工资只有几十元。因而,双方经常出现纠纷。

  这个独山子炼油厂,说是省营,可是业务上是由省政府哪个部门主管也不明确。

  只有新疆省财政副厅长(后任代厅长)的毛泽民在1938年2月至1941年7月的任期内最重视和支持独山子油矿发展,尽量拨给生产生活经费。

独矿试采区队职工在泥火山挖了个坑道,平均每天可捞油一千多斤。孙长善 摄
独矿试采区队职工在泥火山挖了个坑道,平均每天可捞油一千多斤。孙长善 摄

  (四)

  独山子油田处在准噶尔盆地南缘天山北麓山前构造带,是一个不对称的穹窿背斜。

  独山子背斜是一个适宜石油迁移和储集的构造,独山子地质构造主要地层形成的时代为新生代第三系始新统,主要含油层系是沙湾组和塔西河组。

  全系厚度约1800米,分下、中、上三层:下层厚约200米,为河湖两生层;中层厚约330米,为河生层;上层厚1300米,为麓山河生层,此层中有油苗5—6层,气多油少,大部在断层附近,各油层厚度约1—2米,油层上下都有水层。地质构造复杂,极不规则。

  独山子炼油厂成立以后,从苏联运来各种石油生产器材,生产发展很快。

  1937年1月14日,2号油井出油——

  民国时期的《新疆日报》当时报道:“该厂新开一口油井,经日夜加紧工作,于14日夜中出油,自井口喷出数尺之高,油势甚旺。”

  2号井出油不久,压力减退,逐渐枯竭,没有了工业开采价值,但这是独山子进入工业勘探后第一口自喷油井。

  这一时期在独山子油田所钻的井中,井深大部分在 600米至800米。而21号井的井深达到了1453米,是这个时期在独山子油田打的最深的一口井。

  在独山子油田钻探中具有工业价值的高产稳产井是20号井——

  这口井于1941年9月开钻,1942年11月12日完钻。钻进中在690米见油砂和气层,接着发生井喷,压力很大,3天内出了150吨油。

  用重泥浆压井后,继续钻到864.2米完钻,日产油40吨。

  这口井的出油量远远超过了其它井,全矿职工欢喜若狂。

  新疆省政府财政厅闻讯,当即发电祝贺并奖励,电报说:“厂长、总工程师督导有方,钻探精确,果能源源出油,非仅新省经济前途之幸,抑亦该厂长等工作成绩之光荣,并望继续努力,以期克奏霄功。”

  中外石油学者都认为独山子油田开发见效于1942年,也是起因于这口井出现了工业性油流。

1956年7月,这是350号井工人正给参观团代表们表演深井安全快速钻井的情形。新疆油田供图
1956年7月,这是350号井工人正给参观团代表们表演深井安全快速钻井的情形。新疆油田供图

  (五)

  新苏合营开发独山子油田的时期,主要的贡献是在一定程度上认识了油田的地质特性。

  首先是发现了大逆掩断层——上部地层倒转到下部。

  21号井在钻至60多米见第一套油层,至钻到600多米又重见第一套油层,钻到1453米还没见第二套油层。

  其次是发现地层压力很大。

  地下水层、气层活动极为强烈,局部存在漏失现象。越往深钻,地层变得更陡,水层压力更大,而漏失更为严重,往往形成“上吐下泻”,极易造成井壁塌陷,发生卡钻,井喷等事故。20号井居然喷出数量巨大的岩石,落在井场四周,达1米多厚。

  但是,对于独山子油田石油的生成、运移、储集的规律,油层、气层及水层的分布,油田原始驱动物质是什么,油田的边界及其面积,可采储量等等,还远远没有探明。

  1942年,一直“亲苏冷蒋“的盛世才从自身利益出发,在独山子油田的鼎盛时期准备投靠蒋介石,他与苏联的关系也开始破裂。

  1943年6月,苏方把主要炼油装置拆走,将油井灌上重泥浆压死。

  1944年2月,国民政府付给苏方170万美元买下油井、建筑物及未运走的设施。

  1944年6月,国民政府决定由经济部资源委员会甘肃油矿局接办独山子油矿,并将独山子炼油厂更名为新疆乌苏油矿。

  8月15日,乌苏油矿筹备处在独山子成立,9月4日,国民政府经济部为乌苏油矿颁发了《国营矿区委托状》。

  自此,独山子炼油厂省营(新苏合营)阶段结束,转入国营阶段。

  从1944年8月至1945年8月国营的一年期间,没有钻新油井,只是修复原有油井进行生产,共采原油3093吨,生产汽油981吨,煤油727吨。

  1949年12月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独山子。1950年9月30日,中苏石油股份公司成立。

  从1936年10月独山子炼油厂成立到1950年9月中苏石油股份公司成立之前的14年间,独山子油气田共钻井33口,钻井总进尺16128米,共生产原油21186万吨。共加工原油20339吨,其中,生产汽油5555吨,煤油4343吨,柴油约2000吨。

1956年1月,苏联测量专家T·Ⅱ·阿诺赫正给向准噶尔中央地台区进军的突击队员们,讲解三角纲设计图的部署情形。 新疆油田供图
1956年1月,苏联测量专家T·Ⅱ·阿诺赫正给向准噶尔中央地台区进军的突击队员们,讲解三角纲设计图的部署情形。 新疆油田供图

  (六)

  1950年9月15日,中苏石油股份公司第一次创办(股东)会议在迪化召开。会议通过了《中苏石油股份公司组织条例》,选任中苏方各3人组成公司管理委员会。会议还通过了《中苏石油股份公司章程》;会议确认独山子油矿移交给中苏石油股份司的油井、设备、器材、房屋建筑等估价约650万卢布。

  公司成立后,立即成立了独山子油矿工作组,接收乌苏独山子油矿。

  这时候,独山子油田有两口井出油,不能自喷,靠抽提方式日产油两三吨。炼油是用两口简易的蒸馏釜,一釜可装原油4.5吨,只能生产汽油、煤油、柴油,因为原油产量少,只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生产。

  运输站有4部汽车,因车辆陈旧,配件少,车况差,经常能开动的只有两三部。另外还有拖拉机、发电机,自己发电供全矿照明。

  中苏石油公司机构编制中,设有中心科学研究化验室,主要担负独山子油田的石油勘探、开发、地质、钻井、钻井液、油井水泥、油田化学分析化验及研究任务。

  公司成立之初,中方技术干部只有章涛、高劲夫和徐文杰,随后陆续分配来汪租铎、陈德新、龚裕贤、栗心平、李秉志、黄延华、宗志风、沈江、郑遐柳、鲁振莲等,最初分设地质、微古生物、油气水、钻井液、钻井水泥研究化验室。

  在苏联专家到职之前,中方的技术人员就已经开始实质性工作了。

  他们从1950年11月开始收集早期石油地质资料,高劲夫托在玉门油田工作的老同学邓星照和校友潘文翰收集有关资料和支援部分必要的仪器。

  从所搜集到的地质钻井资料分析,在独山子钻井获得成功的关键在于提高钻井泥浆性能,配制出高密度抗温腐殖酸钻井泥浆。而配制这种泥浆最重要的原材料是褐煤和重晶石。

  高劲夫就带领着化验室的同志们到阜康、乌鲁木齐、奎屯、黑油山等地寻找褐煤原料资源。

  根据资料介绍和牧民提供的情况,高劲夫判断在黑油山地区有需要的褐煤资源。

  于是,他乘卡车到黑油山寻找。汽车正在戈壁滩上艰难行驶,突然刮起了狂风,几乎要把车吹翻。

  因为风太大,风吹起来的石子把驾驶室打穿了一个圆孔,砂石把驾驶室外壳油漆全部打光,成了一个白铁皮驾驶室。

  他们只能摸索着慢慢前行,带的水喝完了,他们只能在大风中爬行着找水。

  他们在距汽车约一公里处发现一个水坑,水一晃动就起泡沫,还有红色的小虫,又苦又咸,但为了生存,还是喝了下去。

  不过高劲夫说,是完成任务之后才拉肚子的,值得了。

  就这样,他们开着车在黑油山周围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找了两天,终于找到了褐煤煤层。

  他们在十几个点进行了取样,现场测试了褐煤中腐殖酸的含量,筛选了几十个含量较高的样品,回独山子后配置出腐殖酸钠泥浆处理剂,作了全面对比试验,处理效果较好,确定选用。

  直到今天,在新疆油田公司所属的各个油气田的浅层井和中深井的钻井过程中,仍然使用着高劲夫他们自己选料研制的这种泥浆化学处理剂。其耐高温、降失水和稀释的效果都非常好。

  通过查阅新疆省地质部门所能收集到的零星资料介绍,他们得知:阿尔泰、哈巴河、伊犁、托克逊等地可能有他们所需的重晶石原料。

  他们就边走边看、边问边找,翻山越岭、趟河铺路,找到重晶石岩就现场测试性能。

  就这样,他们居然找到了可以大量开采的重晶石矿,建起了重晶石厂,大大减少了从苏联进口重晶石粉的量。

  随后,褐煤助剂生产也形成了规模,完全不用从苏联进口,随即成立了独山子油矿泥浆处理剂厂。

  这项自力更生的工作,为国家节约了巨额的外汇,同时,也发展了新疆地方经济。

2007年,新疆油田公司副总经理杨学文勘察独山子油田。白洋 摄
2007年,新疆油田公司副总经理杨学文勘察独山子油田。白洋 摄

  (七)

  1951年春,大批苏联专家和技术工人来到独山子油田,包括10部大中型钻机和14部井架的钻采炼设备也陆续到达。

  到年底,中苏石油公司中有苏方职工424人,其中领导干部、专家、工程师235人,会计、秘书等职员68人,技术工人121人。

  当时,正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全国原油产量仅有30多万吨,远远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新中国的独山子油田第一口探井——50号井和第一口开发井——38号井就在这时,于1951年5月1日同时开钻。这标志着独山子油气田真正进入了大规模勘探开发阶段,也意味着新疆油田人在南缘的寻梦之旅拉开序幕。

  当时,各钻井队队长、技师、钻井员(司钻)、主任钻工等关键技术技能岗位,都由苏联人担任;采集员(泥浆工、地质资料员)、场地工等操作性岗位由中国人担任。

  为了尽快掌握技术,便于工作,所有中方工作人员都必须在岗位工作之外做两件工作——学俄语、学技术。

  应当说,无论苏联政府出于何种目的援助中国,但在中方工作人员的记忆里,这些苏联专家和技术工人对工作是认真负责的,向中方人员传授技术是很尽心的。

  老专家马尔舍夫,理论联系实际,现场解决问题,经验丰富;青年专家莫尼耶夫,热情积极地深入现场解决问题,认真负责不计时间。他们经常主动向中方人员介绍苏联各油田最新技术资料和钻井液杂志。

  在交流过程中,专家随身都携带着俄汉辞典,不厌其烦地将俄语和技术一块教,直到中方人员弄懂为止。

  信心的力量是巨大的,大部分中方工人在短短一两年之内,就能够用俄语与苏联人交流工作技术问题,能够用俄文填写钻井日志、泥浆报表和地质记录。

  技术人员甚至可以阅读俄文的钻井、地质、泥浆设计,用俄文提交完钻、完井总结。

  (八)

  1953年1月,中苏石油公司总经理部迁往乌鲁木齐,乌苏独山子油矿撤销,在独山子油田成立了独山子矿务局,领导油田的各项工作。

  较之新疆刚刚解放和中苏石油公司刚刚成立的时期,这时的独山子油田的物质和技术条件要好了很多——

  成系统的钻井采油设备基本能够满足勘探开发需要,大部分中国工人已经成长为具备岗位素质的技术和技能工人。

  新生的共和国严重缺乏能源,在各级党委的动员下,独山子油田的各部门各单位开始了以多产石油为主题的劳动竞赛。

  据1953年10月7日的《新疆日报》报道:“钻井处66号井的职工们,发挥了泥浆泵和柴油机的配合作用,创造了在24小时内钻进155米的最新纪录,超过了玉门矿务局王登学钻井队24小时钻进138.63米的全国最高纪录。”

  其实,这种“泥浆泵和柴油机的配合作用”,其技术原理和20世纪80年代末的“高压喷射钻井技术”是类似的。

  但前者的意义更大:这是一群缺少文化知识、缺乏理论基础的新疆油田普通工人,凭借“我为祖国献石油”的爱国热情和“吃大苦、受大累,不出油、不死心”的拼搏精神自己发明创造出来了。

  独山子散布着多处原油露头,从这些露头冒出的原油汇集成条条小溪。职工们瞄上了这些天然资源,从1952年开始,他们利用工余时间,自发地去打捞,送到炼油厂炼制。

  他们先用木板挡住油路,让水从木板下面流出去;再用铁勺把原油捞起,存入油槽。这样的行为,仅仅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打捞出原油22 吨,价值人民币旧币1.46亿元。

  1953年,独山子油田原油产量70241吨,是油田生产原油最多的一年,占当时全国原油产量的23%。

  在独山子油田的勘探开发史上,1951年至1953年,是它的鼎盛时期,日产水平为255吨,平均单井日产9.1吨,阶段末累积采油125800吨。

  (九)

  新中国成立后,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成为了独山子油田大发展的辉煌时期。

  1954年11月15日,由独山子矿务局3250钻井队钻成的62a号井的井深达到了2700米,是当年全国8口超过2000米的深井之一。

  而1954年7月1日开钻、1956年7月17日完钻的110号井,更是创造了井深3002米的当年纪录。

  这是一口可以载入史册的井,因为在山前高陡背斜构造上的独山子油田钻成一口3000米井的难度不是普通构造钻井可以比拟的。

  强大的地层应力、塑性极强的“弹簧地层”、破碎带、附近温泉水层造成的异常高温……这其中每一个因素都可能导致钻井工作的失败,而他们却成功了。

  1954年10月12日,中苏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自1955年l月l日起,包括中苏石油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苏合营4年,共钻成油井52口,累计进尺77381米,采油174645 吨,炼油173332 吨。可生产汽油、煤油、柴油、石油焦、沥青等9个品种石油产品。

  1955年l月至1959年3月,独山子矿务局共在独山子打井84口(包括接钻中苏合营时期未完钻的17口井),进尺104525 米,其中探井47口,进尺66673米,生产井37口,进尺37852米。

  1959年,我国在松辽平原上发现了大庆油田,独山子矿务局钻井处抽调2200名职工开赴大庆,参加石油会战。

  1960年9月13日,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指示独山子矿务局:“全矿死心一条搞炼油。”

  1961年6月27日,独山子矿务局撤销,采油区队随原独山子矿务局剩余单位一起交给了独山子炼油厂管理。

  经过解放后对独山子油田全面系统的地质调查,初步搞清了独山子油田的油藏特性和含油范围——

  独山子油田属于溶解气驱油田,具有短期高产特点,当油井喷油后,井下大量脱气,压力锐减,产量会骤然下降。

  1963年,新疆石油管理局上报石油工业部,独山子油田已开发探明储量储量只有239万吨,溶解气地质储量2.7亿立方米。

  所以,当时的高层领导作出这样的决策,从时代的层面上说,应当说是科学的。

  从1936年第一次大规模勘探开发算起,独山子油田共钻成井150口。1958年,独山子油田钻井工作基本结束。只是在20世纪60年代为了附近单位的用气需要,钻了3口采气井。

  在之后的34年里,产量持续下降,到1992年,油井全部关闭,只有那3口气井给独山子炼油厂供气。

  在它近百年的开采史中,一共为中国的发展奉献了34万吨原油和2.16亿立方米天然气。

  独山子油田见证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史,见证了三个时代的兴衰荣辱,见证了百年中国时代发展的脉络,更见证了新中国成长崛起。

  独山子油田,是新疆石油工业的摇篮——

  为克拉玛依、大庆等油气田培养输送了数千名成熟的石油工作者;为准噶尔盆地的其他油气田和天山山脉以南的山前构造油气田的勘探开发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科学开发准噶尔盆地的油气资源储备了丰厚的地质、钻井和开采资料。


(编辑:袁晶)
mg电子游戏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官方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开户 澳门葡京真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mg电子游戏技巧 赌博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美高梅国际 亲朋棋牌 澳门棋牌娱乐游戏 同乐城备用网址 轩辕棋牌游戏 亲朋棋牌